AG旗舰Asiagaming

原创文学

写在世界药师日

发布时间:2021/9/26   来自:药学部   作者:张海霞   点击:

  9月25日是世界药师日,微信朋友圈诸多药师同仁转发宣传,也得到临床同仁们的关注和祝福。也有人表示第一次听说还有药师日,说实话,我也是近几年才知道。大众对这个医疗系统中,除了医护外的“第三人群”——药师,认识可能也仅限于药房工作人员。也不乏有药师彷徨迷茫,地位和作用得不到认同,开展工作困难重重,颇感理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我也经常鼓励安慰年轻药师们,但始终觉得“口”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就拿自己这些年的心路历程来谈谈我的“躬行”,抛砖引玉,希望玉成更多优秀的药师。

  到儿童医院工作的第一年,我当了住院医师。虽然我是应聘的药剂科岗位,但是因为拿到了医师执照,被人事科“毫不见外”、“毫不留情”地安排去了临床,和一届进来的小伙伴轮转了内外、急救系统,也顺利拿到了医院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证书。确实很辛苦,倒晚夜班、出诊、手术。甚至想求情不去临床轮科,不敢去因为科主任严厉而名声在外的科室,领导拒绝了我的请求,同时也给了我一句话:“你现在去临床对以后会有帮助的。”当时还不是很能理解,现在回想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不只是临床体验,让我以后即使是当药师,也能感同身受医生的不易,也让我更加珍惜以后在药剂科的日子。相比临床医生的辛苦和压力,药师真的幸福不少,即使是我现在当烧脑的临床药师和管理者,也少了很多直接面对紧张惊险临床一线的压力,在此再次向一直坚持在临床岗位的儿科医生致以由衷的敬意。

  第二年,我回到了心心向往的药剂科,那时候还叫药剂科,后来才改名药学部,意为包括临床药学和药剂科的大部门,突出了临床药学的地位,临床药学也确实是现代药学服务发展的重点。药学部在医院也算人力资源数一数二的大科室了,包括了好几个药房和制剂室,那时候临床药学还是很小的一个部门,药师也才两三个,主要负责药品不良反应上报、药讯编写、处方点评、药物数据计算、药品督查等工作,会诊很少或者没有,药师们基本上呆办公室,藏在深闺无人识。

  过了几年后,因为创建JCI认证医院,实施事前审方,临床药学多了一项主要工作。那时候我们应该是省内最早实行的,也没有买智能审方软件,全靠人工审方,虽然有辛苦的重复劳动,但是也给审方药师们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相比磨合度、识别度不高的软件,更显人工审方的可贵和专业。

  然后到了2015年,我去湘雅二院临床药师培训,第一次真正接触临床药师的工作内容,跟着临床大教授们查房,内科甚至要站整整一上午,后面都学聪明了要穿舒适的平底鞋。也见识了优秀专业临床药师们的工作模式,至今仍是学习的楷模和奋斗的方向。

  培训归来,我开始接临床药学的会诊,至今记忆犹新的第一个会诊,当时的临床药学组长彭翠英老师让我自由选择了一个我认为得心应手的,是一个关于鲍曼不动杆菌的会诊申请,正好是我培训答辩的类似病例。在此感谢彭老师对我的悉心指导和栽培,她丰富的药学知识和经验,给我这种临床半路出家的药师,扫除了很多专业上的盲区。

  2017年底,一个重新让我融入临床的时机到来。当时ICU卢秀兰主任找我们赵昕主任要人,申请专科临床药师下病房,也是巧合,赵主任还没开口说要我去哪,我就先开口了说希望去卢主任那里。因为我在每个月例行督查出院病历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科让我刮目相看,不少重症肺炎的孩子,都可以不用抗生素顺利治愈出院,让我刷新三观。抱着好奇和学习的态度,就这样,我以临床药师的身份,回归临床,开始了进一步的实践历程。

  开始总是书生意气,忘不了推荐一个药物被反问“有效吗?”的尴尬和心虚。但也记得第一次在床旁,面对上呼吸机的病人,面对选择题“用头孢哌酮舒巴坦还是亚胺培南?”我的小忐忑和小坚定,选择了两者均否,而是推荐了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因为纵观病史,我觉得即使病情重,也只是一个社区获得性感染。还记得卢主任随即和旁边的医生说:“就用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果然孩子很快好转脱机出院了。随后,该药统管CAP疗效显著风靡了一段时间,之后因为考虑EB病毒感染传单禁忌、重症药疹、伪膜性肠炎、罕见的肝功能损伤等,我们用药又随之慎重起来,那是后话。随着临床经验不断积累,用药理念保持更新和调整,也是临床药师需要一直保持的专业素养。

  随着临床见证越来越多,自信和底气也积累起来,疑难重症罕见病也重燃了我当初学临床的兴趣,不过现在我会更多从临床药师的角度去分析考虑。也偶尔操心诊断,因为用药总是和诊断相关,除非仅仅对症治疗,疗效不好我会换条思路,就得反推诊断,还凑巧碰中几个,更是兴致勃勃,乐在其中,比当医生还开心,这也是临床药师的职业魅力所在。在此引用2018年微信朋友圈的年终总结:“这一年,是胜读十年书又回到书的一年。特别感谢临床尤其是ICU2给我的锻炼成长机会。从社区获得性肺炎和链球菌中毒休克综合征的回归经典,到艰难梭菌肠炎的重新重视;从SJS综合征基因诊断、第一例婴儿肺孢子菌病的诊治,到药物超敏反应综合征的诊断;从金葡菌重症感染的曲折,到多重耐药菌的难缠......阔别临床十年,以临床药师的身份回归,不负初衷,医路同行,任重道远!”

  从此临床药学会诊量爆发翻倍,全院大会诊数量也进入全院前五,虽然我的发言经常不走寻常路,不一定被临床认可,但我自有底气和经验,当然还需更多沉淀和积累,在此也感谢包涵我的前辈们。见识到全院更多儿科疑难重症罕见病,每每如获至宝,如猎珍奇,收集整理,研究心得,分享讨论,更有收获。从对重症百日咳现场提出换血疗法抢救成功,到罕见病复发性多软骨炎,还有川崎病休克综合征,ECMO重症患儿的药学监护,遗传代谢性疾病的营养治疗,也有事无巨细的用药咨询......,一路边走边看边学,我就像误打误撞进入临床大观园的刘姥姥,又保持如同孩童般的好奇,一边忙着收获惊奇,一边忙着沉淀成长。

  之后的成长和锻炼机会不期而至,有被幸运选中的,也有兴致盎然主动搭车赶上的。被福棠医学中心药学专委会锤炼,得到行业大咖的指引,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让人仰望山顶的风景,即使遥远,有清晰的目标,登山的步伐不停,又有何惧。初识UpToDate临床顾问,得心应手,如虎添翼,从用户到译者,从体验到推广,深植循证理念。见识优质民营医疗,拓展管理和专业理念,改变服务思维,践行循证和质量准则。结识一大波有情怀的儿科同行,共悲喜荣辱,赴不易征途。而我也初尝管理团队的艰辛,纵使白发陡增,仍心有热爱,眼有星辰,不觉疲累。

  一花独放不是春,借鉴我在ICU的成长经验,致力继续拓展其它专科临床药师服务。想当年最怕去轮科的科室,谁能想到严厉名声在外的NICU高喜容主任,会是如此和善,欢迎接纳、支持鼓励我们临床药师,曾经的畏惧冰消雪融,只有如忘年交般的暖阳。每次交流都只感受到她对病人的拳拳关爱之心,所谓的严厉苛刻也只是对员工的高要求,以保证病人获得最好的治疗。从各大名牌基地培训归来的临床药师们,带回了更先进和活跃的工作思维,分布在医院各大重点科室,紧密配合医院造血干细胞移植、肝肾移植等重点方向,为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大蓝图添砖加瓦。

  平凡的岗位也可以闪闪发光,我经常这样鼓励年轻的药师们。无论是窗口调配药师的热情服务,温馨的用药交代,还是静脉配置药师的步步慎密,守护针尖安全;从审方药师的火眼金睛,拦截错误医嘱;到采购药师的百里加急,火速配送急需药品;有科普药师的循循善诱,普及公众用药常识;也有科研药师初露锋芒,斩获省自;更有临床药师扎根临床,与医护统一战线,同时收获自身成长。我们在努力刷新既往“隐形第三类人”的药师形象,也渐渐获得临床“如沐春风”、“不可或缺”的评价,但愿这般春风渐满儿医,愈来愈暖!

Baidu
sogou